返回

我和小姐姐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5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595章

    我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去,高峰听到后也叹了一口气“旭哥,其实即便不是我们,魏明和这样的心态遇到别人终究是一死,不可能活下去。”

    高峰说的没有错。

    到了决战的最后时刻,心态往往比实力更加重要。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苏曼酒吧,现在还没有手底下靠得住的兄弟看守。

    想了想之后,我让高峰先过去看着。

    高峰点了点头,之后,当即离开。

    看着楼下的众人,我大喊了一声“魏明和已死,你们还要反抗吗?”

    现在一楼魏明和的残余势力之所以还在战斗,是因为他们以为魏明和现在还活着,心中有一个信念,知道若是自己抵挡不住,魏明和一定会率领人下来支援。

    由此可见,魏明和在社团中威望还是很高的。

    但是若是现在他们知道魏明和已经死了,那之前肚子里憋得那股气也就会随即消失。

    所谓兵败如山倒,也就是这个道理。

    果然,我的话让魏明和的残余势力都停了下来,不相信的看着我。

    就在这时,我身后一阵响动。

    突然一道人影从二楼被扔了下去。

    是虎哥!

    他就这样将魏明和的尸体给扔了下去。

    躺在地上的魏明和一动不动,喉咙处有个极为细微的伤口,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我对着身后的虎哥递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后者看到后,对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虎哥不但身手极为厉害,而且心思细密。

    一楼的汉子看到魏明和的尸体,先是一愣,然后有几个人瞬间哭了出来。

    看到这几个人,我皱了皱眉头,这些人一定是魏明和的心腹,想要招降他们几个分明是不能的事情。

    我对着楼下的科哥递了一个眼色。

    科哥当即会意,对着身后的兄弟一挥手,几十个人瞬间就冲了上去,将这几个人纷纷绑了起来。

    其他的人看到这个情况之后,呆在原地,不知是谁先将手中的砍刀扔在了地上。

    紧接着,咣咣咣,一阵声响,剩下的许多人,都开始松手。

    “将魏明和厚葬。”我环顾众人,大声喊道。

    我的话让陈鑫等人一阵错愕。

    这样做,我自然有着自己的道理,现在剩下的这群人都是魏明和的心腹,可以说是核心,战斗力不差,若是能将这些人收编,那我的势力就会上涨一大截。

    这样的话,短期内和黑龙帮抗衡也有了一定的把握。

    魏明和在手下的兄弟中威望极高,我要是不这样做,就很难然他们都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虽然陈鑫等人一万个不情愿,但还是让身旁的兄弟,将魏明和的尸体摆在了一旁的空地上。

    “兄弟们,我和你们的大哥魏明和是敌人,敌人之间都有你死我活,但是我确实非常的敬重他,现在魏明和已经死了,你们也要给自己想条出路,你们如果要走,我绝对不会拦着你们。”

    我一边说,一边看着底下众人的神色。

    “如果你们要加入我们忠义帮,我双手欢迎。”说完之后,我缓缓走下了楼梯继续道“之前攻击苏曼酒吧的兄弟们,都已经投靠了我。”

    就在这时,一股刺耳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兄弟们,不要相信他的,为魏哥报仇!”

    说话的正是之前看到魏明和死后,流泪的那几个汉子。

    我眉头一皱,但对他们几个却又是无可奈何,要是现在就处罚他们几个,一定会落下一个残酷的骂名。

    之前说的话也就都白费了。

    “这几个都是忠于魏明和的兄弟,念及兄弟情谊,将他们几个放了吧。”我假装叹了口气,对着陈鑫挥了挥手。

    陈鑫似乎极为不情愿,但又不敢违背我的命令。

    刚才说话的汉子似乎也没有想到我真的会将他们几个放掉,试探的问道“你真的愿意将我们放掉。”

    果然,到了生死边缘,人还是都很惜命的。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好,算你明白点道理,要死杀了我们几个一定有人跟你拼命!”

    我眉头微微一皱,嘴角抽了抽,这些人平日嚣张惯了,到了现在还没有一丁点的觉悟。

    “你们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哼,那群人冷哼一声之后,就走出了茶楼大门。

    就在他们刚刚走出茶楼的时候,我分明看到最后的那个汉子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我冷笑一声,头转了过去,对着虎哥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个动作根本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绝对不能让刚才的人活着离开这里,否则以后很有可能成为我的心腹大患。

    我一直坚信一个道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虎哥明白我的意思后,不留痕迹的从众人身后悄悄走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走了进来,趴在我的耳朵旁“旭哥,全都搞定了。”

    虎哥的实力,我是知道的,对付刚才那几个汉子,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魏明和的残余势力都蹲在地上,抱着头。

    我心中盘算着,黑龙帮在省城树大根深,至少有三四千人。

    我之前带过来的兄弟,上君悦酒店收编的那两百和蹲在地上魏明和的小弟,也不过才一千人。

    从数量上来说,依旧不是黑龙帮的对手。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高峰打来的。

    “旭哥,不好了,来了一群不知身份的人,似乎很厉害,大概有五百多人,我们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高峰的话让我一阵心惊,现在魏明和已经被收拾。

    可是那群人又是怎么来的?

    现在省城里和我有仇的就只剩下黑龙帮了。

    那这么说来,这群人一定是黑龙帮的手下!

    能让高峰这么高傲的人说自己已经顶不住了,足见对方的厉害之处。

    这个该死的黑龙帮!我暗骂了一声,当即让科哥准备,火速赶往苏曼酒吧。

    现在一品茶楼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留这么多人也没有什么用。

    我和虎哥,陈鑫等忠义帮的核心钻进了一辆车里,轰隆一阵发动机的声音后,几十辆车子浩浩荡荡的朝着苏曼酒吧奔去。

    路上我点上了一支烟,将刚才高峰告诉我的全说了出来。

    我的话让整个车子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旭哥,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连高峰都已经挡不住了。”陈鑫最先开口,打破了车子里的尴尬。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窗外。

    “会不会是宋老鬼?”科哥知道我和宋老鬼的恩怨,疑惑道。

    他说的,也正是我所担心的,一旦是宋老鬼对我出手,那就意味着黑龙帮已经开始对我动真格的了。

    “很有可能。”我将车窗按了下来,将烟头从车窗外扔了出去。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高峰打来的。

    看到电话,我心悬了起来,难道苏曼酒吧已经失守。

    要知道,苏曼酒吧易守难攻,要是现在从我们手中丢失,再想要打下来,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接起了电话,只听到高峰一阵疲惫“旭哥,那群人突然撤退了。”

    “撤退了?”我再次确认了一下。

    收到的还是同样的答复,看来他们真的走了。

    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强行将苏曼酒吧攻占下来,毕竟现在的苏曼我们连一百多人都不到。

    若是将苏曼酒吧拿到手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挂了电话,我没有让陈鑫停车,而是继续向苏曼酒吧赶去,毕竟有些事情,只有当面才说的清楚。

    下了车子,刚刚推开酒吧的大门,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就扑鼻而来。

    地上全是躺在不动,或者还在挣扎的人。

    而高峰正跑进跑出,指挥着手底下的小弟给受伤的兄弟进行着包扎。

    现在的他完全没了之前俊朗的样子,而是一脸的憔悴,整个人都似乎老了好多。

    笔挺的西装也是斜斜歪歪,脸上还有一丝血迹,头发散乱。

    仅此一看,就知道刚才的战斗有多么激烈。

    看到我进来后,高峰给手下的兄弟交代几句,就忙跑了过来。

    “你辛苦了。”我当即开口道。

    我的话让高峰一阵尴尬“旭哥,对不起,让你又跑了过来。”

    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客套话,而是直接让他告诉我刚才的情况。

    原来就在我们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之后,宾馆进来几个黑衣大汉,因为之前有过战斗的痕迹,地上还满是鲜血。

    大汉却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原本以为是我们自己的兄弟,高峰也没有挂在心上,毕竟他对我手下的兄弟还不是很熟悉。

    过了一会之后,那几个大汉走了出去,不到几分钟后,门口一阵杀喊声大作。

    密密麻麻穿着黑色衣服,挥舞着砍刀的汉子就冲了进来。

    为首的正是之前进来的那几个汉子。

    说到这里,高峰似乎仍是心有余悸,咽了咽唾沫。

    继续说道“当时他们走进来后,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结果他们见人就砍,我也忙组织手下的兄弟奋力阻拦。”

    我知道高峰已经尽力,但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我心中就有一丝的不忍。

    “那些人战斗力很强,很快就将我们逼到了二楼,但是就在我给你打过电话后不久,他们就纷纷退去。”

    听着高峰的话,我的心中更是疑惑。

    首先,强悍的战斗力,一定是只有黑龙帮手中才有。

    其次,为什么高峰给我打过电话之后,他们就纷纷离开,不是我们核心内部存在着奸细,就是我们的一举一动早就在别人的窥探之中。

    我自然不相信核心人员中潜藏了对方的奸细。

    那么解释就只有一个,他们早就窥探着我们。

    想到这里,我一阵心惊,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量。

    突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一个未知的号码。

    我皱了皱眉头,将手机接了起来,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急迫“旭哥,不好了,一品茶楼来了许多人,我们快要顶不住了,似乎有七八百。”

    说完之后,那头突然就传来一声惨叫,然后手机就被挂断了。

    传来一阵盲音。

    我突然觉得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似乎要将我牢牢捏在他的手中。

    我怔在原地,想着到底要不要去一品茶楼。

    我们走的时候,在一品茶楼留的人并不多,只有五六十,其中有一部分还是从魏明和手中投诚过来的。

    若是我们前去的时候,他们又杀个回马枪,对着苏曼酒吧再次扑来。

    那我们就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事情,我是从来不愿意的,只有主动出击,才有赢的可能。

    想到这里之后,我当即派陈鑫带两百多人奔赴一品茶楼,而剩下的人就都留在这里。

    刚刚电话中说是有七八百人,一定是被吓破了胆子,要是真的有七八百人的话,根本就不会让他给我打电话的机会。

    就在陈鑫要离开的时候,我叫住了他们两个,让他们去的时候,将车子全都开走。

    现在已经证实,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中。

    他们看到我们倾巢出动,很有可能杀个回马枪,直奔苏曼酒吧。

    我就留在这里,以逸待劳,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厉害。

    陈鑫明白我的意思后,点了点头,带了两百多兄弟走了出去。

    两百多人,却开了五六十辆车子,小轿车,面包车都有,浩浩荡荡的朝着一品茶楼奔去。

    看着车子消失后,我给了身旁的高峰和虎哥一人一根烟。

    “要是我没有猜错,之前的那些人还会再回来。”我看着车子消失在夜色中,缓缓道“今晚是个不眠夜。”

    说完之后,我让带来的兄弟都藏在宾馆二楼的各个房间里。

    若是他们下次来,进攻一定比上次更为凌厉。

    高峰和陈鑫听到我的话后,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尤其是高峰“旭哥,他们真的还会来吗?”

    “会的。”我吸了一口烟“这叫调虎离山,围点打援。”

    说完之后,我进入了大厅中,让手下兄弟在大厅的正中央摆了一把椅子后,从地上捡起一把砍刀紧紧的握在手中。

    连高峰都极为忌惮的对手,我还真想好好会会。

    虎哥见到我的样子之后爆喝一声“管他是什么乌龟王八蛋,来了就让他们跪在地上叫爷爷。”

    一旁的高峰皱着眉头对我缓缓道“旭哥,要是他们来了的话,我希望你可以上二楼避一避。”

    高峰的话让我眉头一挑“我什么时候让自己的兄弟拼在最前面,而自己却缩在大后方了!”

    高峰再也没有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二十分钟后,陈鑫打来的电话。

    我忙接了起来。

    “旭哥,我们到了一品茶楼之后,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一群受伤的兄弟。”

    “嗯。”我极为平静的点了点头,这正和我之前想的一模一样。

    他们以为会将我们的势力全部再次吸引到茶楼,然后一鼓作气直接调转枪头,将苏曼酒吧打下来,可是他们的这个愿望马上就要落空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当即让所有兄弟打起精神。

    十几分钟之后,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从门外响了起来。

    我知道他们来了。

    突然,宾馆的大门被猛地从外踹开,一股全是黑衣的汉子直接冲了进来。

    看到大厅里只有我们三个的时候,为首的一个黑脸汉子先是一愣,紧接着抬起了手,示意手下的兄弟停步。

    看着汉子,我就是一阵担心,这汉子似乎极为能打,而且对于战局的分析又极为清楚。

    “你是谁!”汉子的声音浑厚。

    “呵呵。”我笑了笑,手伸进了怀中。

    看到我手伸进了怀里,汉子忙向后退了一步,直到看到我手中的烟之后,脸上的表情才好了许多。

    点上烟之后,我缓缓笑了起来“呵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深吸一口,我继续道“你们不是一直在暗中监视我吗?居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我很确定之前一定没有见过这个汉子,他似乎也认不得我,既然不认识也没有过冲突,为什么要对我动手。

    “你是杨旭?”汉子似乎有点不太确定。

    “如假包换。”我笑了笑,一步一步向着汉子走去。

    看到我向他走来,汉子又向后退了一步。

    “哈哈。”突然黑脸汉子大笑了出声来“找了你好久,终于给找到了,既然你是杨旭,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之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黑色的潮水就对着我们三个涌了过来。

    看来他们这次来就是想要我的命的。

    看着众人向我涌了过来,我冷笑一声,我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人,当即提起了手中的砍刀冲了上去。

    身后的高峰和虎哥看到之后,居然一瞬之间就冲到了我的面前。

    就连不擅长近战的高峰也大喊一声,紧跟着虎哥的步伐。

    房间里的兄弟听到我们的喊声之后,从房间里齐刷刷的涌了出来。

    顿时,之前寂静的一品茶楼,瞬间杀喊声一片。

    看着我们的人,黑脸汉子先是稍微一愣之后,提着砍刀对着冲在最前面的虎哥就扑了上去。

    咣!两刀相遇,一阵刺耳的刀鸣之声。

    汉子居然不弱于虎哥,二人你来我往,打的难分上下。

    虎哥用的是大开大合的招式,而汉子的道法似乎和科哥比较相似,但又有虎哥那么一点感觉。

    刀法纯熟。

    虎哥本就窝着一肚子的火气,举起手中的砍刀,猛然跃起,对着汉子的头顶狠狠的劈了下去。

    刀锋划破了空气,嗖的一声,虎哥的气势雄浑,似乎将一肚子的火都发泄在了几尺长的砍刀上。

    黑脸汉子自知不妙,猛地举起手中的砍刀格挡。

    但他还是小量了虎哥的厉害,这一刀下去,我分明看到汉子的手臂一阵颤抖,双腮的肌肉鼓起。

    “你个小子,也敢在大爷面前耍刀。”虎哥冷笑一声之后,又猛地将刀抬起,对着汉子的脖颈砍了过去。

    要是被这一刀砍中,恐怕汉子就要身首异处了。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汉子往地上一滚,就躲开了虎哥凌厉的一击。

    刚刚滚在地上的时候,突然刀锋陡然一转,对着虎哥的腿部刺去。

    虎哥大意,小腿处被汉子手中的刀尖挑出一个一寸长的口子。

    好厉害的刀法,我心中一惊,当即举刀朝着汉子扑了过去,这才刚刚交手,虎哥就已经吃亏,在这样下去,虎哥一定不是汉子的对手。

    没有想到黑龙帮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我心中一阵感叹。

    此时的黑脸汉子已经站了起来,一脸邪笑的看着虎哥“你不是很厉害的吗?”

    我知道他这是在激怒虎哥。

    “你再给老子一次杀你的机会。”虎哥暴喝一声之后再次冲了上去。

    我长叹一声,虎哥这样火爆的脾气是吃不得亏的,若是我上去相助,就算打退汉子,他也一定不会开心。

    倒还不如让他多吃点苦头,以后长个记性。

    就在这时,我的目光停留在了科哥的身上,他不断的在人群中游走着,而对方的刀片似乎根本落不到他的身上。

    刚刚砍下,科哥就立马变幻了位置,往往是他到哪里,哪里就有一阵惨叫之声。

    我对科哥的身手是一百万个放心,即便科哥不能力敌,自保的实力还是有的。

    突然之间,高峰猛地滚到了我的脚下,此刻的他已经满身是血,一半是敌人的,一半是他自己的。

    善于动脑子的人本来就不擅于近战,让他这样做,也真的是难为他了,不过我也明白他已经尽力了。

    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战死,我才舍不得这样的一个人才就这样憋屈的死去。

    对身旁的一个兄弟大喊一声后,示意他带着高峰先去二楼。

    看着高峰被拖往二楼之后,我立马给陈鑫打去电话,让他迅速赶回一品茶楼。

    以我们先是的实力,只能将对方托住,却不能将这群神秘的人全部歼灭。

    但是一旦陈鑫回来,我们在人数上就有了压倒性的优势。

    那个时候,我有信心将他们全部留在这里,一个也跑不了。

    刚刚挂完电话,突然耳旁传来一声冷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