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小姐姐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小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章小姨

    我上小学那会,我妈嫌我爸穷,离开我爸了,我们班同学都知道这事情了,就开始嘲笑我没妈妈,是野孩子,最后我被说烦了,就揍他们,他们敢报告老师,我就放学堵门口揍他们,最后家长闹到学校,老师没办法让我爸给我转学。

    后来我转学到镇上,我爸没法照顾我,就找了一个远方亲戚来照顾我,那个女孩年龄也就十六七岁,扎个马尾辫,长得倒是挺水灵的。

    我爸让我喊他小姨,不过我那会因为我妈的事情,感觉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所以很排斥她,不愿意叫。

    小姨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哪怕我耍小孩子脾气,她都笑嘻嘻的哄我,那会刚转学,学校布置的作业太多了,我根本写不完,小姨就帮我写了,平日里她带我去打电玩,给我买好吃的,渐渐的,我感觉小姨也没那么讨厌,甚至有点依赖她了。

    可能是她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平日在家里穿衣服很随便,经常穿着宽松的衣服,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急等着出去,她直接当着我的面换衣服,那会才上小学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羞愧,急忙转过脸去说道,“小姨,我是男的。”

    小姨听完噗嗤的笑了一声,就说道,“杨旭,你要是男人你就爱看了,不爱看,说明你还不是男人。”

    如果是别人说我不是男人,我肯定拿拳头砸他,但是小姨说这话,我一点都不生气。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我感觉小姨是全天下最好的人,夏天打很大的雷时候,小姨就把我拽到我房间里面。

    雷声太大了,我睡不着,小姨就给我讲故事,有时候给我讲爱情故事,我那会也不太懂那些情情爱爱的,不过小姨有时候,会问我,杨旭,你长大了要娶谁?

    我那会心里面就只有小姨,因为小姨对我最好了,我急忙拍了拍胸部就说道,肯定娶你啊!

    小姨噗嗤一声笑了,摸了摸我的头,说了句小屁孩,就让我睡觉了。

    这种关系一直持续的我九岁的时候,发生了变化,那天晚上,我睡得着,半夜的时候,被尿憋醒了,我起来上完厕所,就听到小姨房间内传来响声,有点像猫叫声音,又像是疼的厉害,我立刻担心起来,生怕小姨生病了。

    我急忙推开了房门,昏暗的灯光下,小姨的表情挺怪的,牙齿轻轻咬着嘴唇,脸蛋也红扑扑的,就好像发烧一样,一只手伸到被子里面,另外一只手在身上乱摸着。

    我那会根本不懂,就以为小姨发烧了,我紧张的问道,“小姨,我看你脸这么红,你是不是发烧了?”

    小姨这才意识到我进来了,急忙把被子拉了拉,我看到她脸上都是汗珠,嘴巴都发干了,身体也虚了,大口的喘气,我猜想病的严重,我顿时急哭了,说道,“小姨,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

    小姨听完我的话,噗嗤的笑了,说她不用去医院,她的病,她自己能治。

    那会我以为小姨怕去医院花钱,我急忙就跟小姨说,如果没钱,我明天打电话给我爸,让他送来,你要是得病了,没人陪我了。

    说着,我又哭了起来,那个时候,真的怕失去小姨,小姨看我哭了,也跟着哭起来,说自己没病,不用去医院,她看我穿个裤衩跑出来,急忙让我进她被窝里面了,紧紧的抱住我。

    我知道小姨没病,特高兴,那会我身上有点痒,又让小姨挠了一会,我准备给小姨挠痒,小姨提出来玩游戏。

    我一听玩游戏,顿时兴奋了,拼命点头,谁知道小姨找来一块黑布蒙上我的眼睛,让我进被窝里面,小姨把我头放在一块柔软的地方,让我用嘴巴挠痒。

    因为我眼睛被蒙上,我并不知道是哪里,眼睛被黑布蒙的难受,被窝里又不怎么透气,不一会,我就憋的难受,问小姨能把眼睛上黑布拿掉吗?

    小姨咯咯咯的笑着,把我抱出被窝,我用手轻轻的拿掉眼睛上的黑布,我小声的问小姨刚才挠哪里了,小姨的脸上浮现一丝得意,敲了敲我的脑袋说,秘密!

    我一听秘密有点不高兴了,嚷嚷着让小姨说,小姨摸了摸我的头说,杨旭,你答应小姨,别把这事情说出去,跟你爸也别说,这是我们的游戏,我们的秘密!

    从那以后,我跟小姨共同守护这个秘密,也经常玩这样的游戏。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十一岁的冬季,天空下着大雪,那天我跟小姨看电影,看了一会,小姨又把黑布拿出来,蒙在我的脸上,跟我玩游戏,谁知道没几分钟,我爸突然打开房门了,小姨吓得啊的叫了一声,一把把我推开了。

    我急忙把黑布拿掉,转脸看向我爸,我爸整个脸顿时耷拉下来了,眼睛红红的,感觉要杀人了,我一瞬间害怕了,我爸猛然抄起扫把,跑了过来,把我按在地面上就抽我屁股,疼得我眼泪瞬间流下来了。

    这是印象中我爸第一次打我,那年我转学,我爸都没舍得打我,小姨立刻扑了过来夺走我爸的扫把说这是她的错,是她不好。

    我爸气得哆嗦,甩手就抽小姨一嘴巴子,小姨嘴角都被抽出血了,我爸骂我小姨是贱货,不要脸,而且巴掌越来越厉害了,我看到小姨的脸都被抽青了,我心火辣辣的疼,我扑上去抱住我爸的腿,我爸真是气了,提起来把我摔倒沙发上了,然后恶狠狠的说,你要是敢过来,我打断你的腿。

    那时候,我的心憋屈的要命,甚至比同学骂我野孩子,比没有妈妈还难受,我很想冲过去保护小姨,但是我又看到了我爸凶狠的样子,我感到自己太没用了,我狠狠的握拳,朝着我爸吼着,但是没有任何用处。

    小姨也拼命的道歉,也喊着我名字别过来,她的眼泪哗啦啦的流淌着,那一幕幕,让我永世难忘,后来我爸打累了,就让小姨离开了,小姨什么东西都没拿,望了我一眼,那眼中充满了不舍,我大声的喊着小姨,我想冲过去拦住,被我爸狠狠的揍了一顿。

    小姨含泪逃出去了,小姨走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远比我妈抛弃我还难受,我整个人都绝望了,我爸说什么我完全听不见,我爸又准备找东西砸我,我趁机跑出去,找小姨。

    那天的雪很大,雪漫整个小镇,空荡荡的街道上,没有任何人的踪迹,甚至连脚印都被大雪覆盖了,我用手擦着泪水,拼命的跑,想找回小姨,而身后则是我爸愤怒的声音,他让我回来,但是我不听,我恨他,恨他不能留下我妈,恨他赶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就感觉到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吐出来了。

    等我醒来后,我已经躺在医院里面了,听医生说,我是气血攻心加上寒冷,岔气了,我看到了我爸,我问我爸小姨在什么地方,我爸也不敢气我了,他说他会去找,可是我了解他,他不可能去帮我找的。

    后来我们从住的地方搬走了,小姨的东西全都我爸丢了,就剩下小姨给我的那支钢笔了,上面刻着我跟小姨的名字,从我爸赶走小姨的那一刻,我恨透了他。

    我的没有放弃找小姨,也奢求小姨能回来找我,我甚至隔三差五就跑到我们租的房子前面,但是却没有任何小姨的消息。

    小姨的出现本来让我的性格开朗起来,可是她的消失,让我再次自闭起来,渐渐的我也变得冷血起来,在我眼中没有什么亲情,而且遇到问题,我最先想到的就是打架,用的是暴力。

    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想的是我爸打小姨的那一幕,我就狠狠锻炼,希望自己变强,渐渐的也没人敢招惹我了,都知道我打架不要命。

    当然上初中后,接触到其他的同学,青春期开始发育了,特别是,同桌小胖带来一本小黄书,让我第一次接触真正了解这些东西。

    也知道我爸当年为什么要打我跟小姨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怪过小姨,也没有觉得小姨坏,我知道那是小姨对我的爱,小姨的思念越来越重,以至于都快成了心结了,每当我想小姨的时候,我就会把珍藏的钢笔拿出来,有时候会偷偷的流眼泪。

    而我对小姨的寻找也没有停下来,而我跟我爸的矛盾越来越深,以至于我后来我再也没喊过他一声爸。

    在我念高中的时候,我爸因为纠纷,把人给打残了,最后被警察抓进监狱了,得知我爸被抓的那一刻,我的心五味陈杂,本来我应该高兴的,欺负小姨的人总算遭到报应了,可是眼睛却酸酸的。

    我爸被抓起来后,在监狱里面托了他一个姓薛的朋友,照顾我,他见到我的时候,满脸高兴,让我叫他薛叔叔,还说以后把我当成亲儿子看待,我那会挺反感的,只要跟我爸有关系的,我都讨厌。

    不过他还是把我带到家里面,认真的介绍了我,薛叔叔有个女儿,叫薛晓晓,长得蛮漂亮的,大长腿,胸部也大,染着微黄的头发,比镇上的女孩漂亮多了,可是在我心中,她连小姨的一半都不到。

    薛叔叔的女儿比我大点,薛叔叔就让我喊姐姐,我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喊了,谁知道,薛晓晓嫌弃的说道,我可没有犯人儿子的弟弟,以后别叫我姐姐,我丢不起这人。

    我也没跟她生气,可能是麻木了,有可能是冷血了,感觉她就是小屁孩。

    薛叔叔急忙给我道歉,说女儿娇惯怪了,让我别介意。薛叔叔又把我从镇上高中转到市里面了,正好跟她女儿是同年级的,还说让他女儿平时帮我补课,我成绩本来就不好,破罐子破摔了。

    本来寄人篱下的滋味就不好受,薛晓晓每天给我脸色看,只要薛叔叔不在家,就一口一个犯人儿子,那天真的把我惹毛了,我啪的一巴掌抽薛晓晓嘴巴上面,薛晓晓哇哇的就哭了,说我打她,说她们家还没有谁敢打她,要把我赶走。

    我早就不想在这家呆着了,我冷冷的望着薛晓晓,然后说道,“要不是看在你是薛叔叔女儿,就凭你骂了我这么多次犯人的儿子,我就能打断你的腿,你也放心,你家我不会住的,你求我,我也不住。”

    说完,我就回房把东西收拾了一下,那会身上还有点生活费,就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了,后来薛叔叔找到我问我是不是薛晓晓欺负我了,我摇了摇头就说住的不习惯,薛叔叔准备给我钱让我住外面,但是我骨子里面就排斥我爸的人,不想跟薛叔叔有瓜葛,就说自己有钱。

    薛叔叔也拗不过我,说钱没了找他,还给我塞了一个诺基亚手机,叹了口气走了。

    我身上的钱也只够维持十多天的,我不想靠薛叔叔,最后就找了附近一家ktv,想当服务生,那家ktv的老板看我长得蛮壮实的,而且一般ktv都是晚上人比较多,就把我留下了。

    ktv的女服务生也多,各个花枝招展的,身材暴露,有时候也拿我开玩笑,说我小处男什么的,也有跟我暗示开房啥啥的,可是我却没有感觉,我满脑子都想的小姨,她们都没法跟小姨比。

    当然这么多年下去了,我也知道,我可能这辈子都看不到她了。

    我以为我的生活就会这么平淡的生活下去,最后像一块木头慢慢的腐朽,命运就这么爱捉弄人,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那晚我却又看到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