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闪婚独宠:总裁老公太难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7)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y市被浓郁的喜庆氛围所笼罩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角落,有着那么一个女人,正苟延残喘着,过着畜生不如的日子。

    粗重的脚链拖在一瘸一拐的腿上,刘玉婷已经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了。

    她的生活,日复一日,每日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她曾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后半生会这样度过。

    她的脚为什么瘸了?

    那是因为,她刚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因为逃跑,被这村子里的人,砍断的。现在,这里的人叫她翠花,很恶心的名字。

    她也没有照过镜子,更不知,自己这张脸上,到底多了多少皱纹,如果再见到过去那些人,他们还能不能认出自己来。

    她的回答是否定的,连她自己大概都认不出自己来,更别说其他人。

    她现在是一个糙老汉子的老婆,他叫黄大牛。

    如今的她,一张黑脸,像是永远都洗不干净了。终日蓬头垢面,什么都不做的那双手,如今长满了茧子,伤痕累累,从来都没有干净过。

    她也不知道什么是美食,什么是享受。她只知道,自己要吃饱,不然,第二天就没有力气。

    她曾经想过自杀,可是每次都被逮住了。也可以说,她根本就没有自杀的机会。

    当腿被砍刀砍断脚筋的时候,她是真的绝望,也放弃了。

    她知道,自己可能再也逃不过去了。

    这日,她和往常一样,日落而息,进屋吃饭,便看见老汉的老式手机放在桌上,老汉说是好不容易弄来的,可以打电话,特别高兴,喝高了上来就把她给推到在床上,脱了裤子就直接上。

    她根本不是人,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

    刘玉婷每日都这般,也习惯了。直到,他睡着了。刘玉婷透透起身,拿到了手机。

    她记得那个电话号码,熟记于心的。

    现在,只有那个人能帮她了,落魄时,她本想给那个人打电话,谁知道,根本联系不上。如今,她又有机会了。

    她不想在这样的地狱里生活下去了,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

    她拿着手机偷偷躲了起来,好不容易找到了有一点点信号的角落,按下了熟悉于心的电话号码。

    诡异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此时她一点都不害怕,对她而言,这么可怕的声音,更是她的救命稻草。

    “是我,是我!快,快来救我,救我!”

    “你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只知道,我在地狱。你不是说,答应帮我做三件事吗?最后一件事,救我离开这个地方,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救我走,这是我最后一个条件。”

    她以为,对方会和之前一样,毫不犹豫答应下来,可是,她听到的却是电话里传来的笑声。

    “你好像记错了,三件事,我已经完成了。”

    “哪里有三件事?”

    “当年,你救我一命,我说答应帮你做三件事。第一件,我帮你弄死了吴静,第二件,那年的车祸,最后一件,解决白玉阳,永绝后患。我已经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更没有义务为了你,得罪那些大人物,我只是个亡命之徒,你忘了吗?”

    “车祸,我的意思是让你杀了白晓月,你没有做到,你到现在也没有做到。”

    “你真的记性不好,你说的是,让我用车撞过去。我做到了,可你没有说,要她死。”

    “你……”刘玉婷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现在只有你能救我出去,你就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帮我最后一次。”

    “我们的关系,早就在白玉阳死的时候,已经结束。”

    “喂……喂……喂……”

    刘玉婷颤抖着双手拿着手机,却听到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声音。

    唯一的那丝希望,就这样破灭了。

    她拿着电话失声笑了起来,老天断掉了她最后一点希望,就真的要她死了才好吗?

    背后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鞭子狠狠抽在了她的背上,手机就这样掉在地上。

    “你这个臭婊子,老子对你这么好,你还想着跑,我看你怎么跑,我看你往哪跑,今天我非得给你些颜色看看不可,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打死你个臭婊子,不要脸的烂货。”

    醉汉喝了酒,手里拿着鞭子,就这样活生生抽了起来。

    刘玉婷腿脚不便,更别说和这个醉汉对抗,只有被打的份。她抱着自己的头蹲在地上躲避着他的鞭子,可怎么躲都没有用。

    浑身都是伤痕的她最后放弃躲了,看着醉汉咬牙切齿的样子,她流下了眼泪。

    这就是她活在地狱的余生,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她继续活着,还有什么用呢!

    当痛到了极致,就再不会有什么感觉了。

    刘玉婷任由他鞭打着,想起当初她无意中救到的那个人,她也不曾见过他的样子,终日戴着面具,声音也分辨不出来。他自称自己是亡命之徒,连名字都没有告诉她。

    她本没有想那么多,可后来她才知道,自己要用这个人来上位。

    一开始,她过得很顺利,成为姑苏家的女主人,她可以为所欲为。可是,丈夫不碰她,这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她只能从别的男人那里寻找慰藉,却不知道,自己养了一头狼,最后被他给咬伤了。

    她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时应该心狠一些,直接找到白晓月,在她还没有长大的时候,就要了她的命,这样,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了。

    众叛亲离,自己落得这般下场,她是活该吗?

    刘玉婷被醉汉一把提了起来,摔在了灶边,砍柴用的砍刀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样的人生,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她一咬牙,握紧了砍刀,就像当年自己脚筋被砍断那样,转身朝醉汉身上狠狠砍了下去。

    她只听到了几声杀猪般的惨叫声,红色的血液喷溅出来,她在泄愤,直到醉汉断了气,她还在他身上挥着砍刀,又大哭了起来。

    听到动静的村民破门而入,砍刀的是血淋淋的场面。

    她杀了人,被村子里的人抓了起来。也不记得是谁先动的手,就这样,一棍接着一棍,打在了她的身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扛不住,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断气的时候,她只看到天赏晦暗不明的月亮,心里却有了种解脱的感觉。

    起码,她不用再受苦了,原来死也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