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闪婚独宠:总裁老公太难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6)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沐清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孙逸阳面前如此主动。

    可她并没有什么经验,仅有的,也只有那一次,还给她留下了些不好的记忆,甚至让她有些害怕。

    可她想为他们的以后努力一次,什么都不顾也好。

    笨拙生涩的吻,轻易擦出了火花。孙逸阳主动吻了上去,伸手将人搂入了怀中,反正压在了身下。

    “你,想清楚了?”

    沐清鼓起勇气,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他答案。

    月色朦胧,却盖不住房中一片幸福和温馨。便是干柴烈火,一点即燃,又小心翼翼,孙逸阳只怕自己会伤到她。

    这一夜,注定是漫长的……

    直到次日清晨,孙逸阳照旧小心起身,出去晨练,看着身边熟睡的容颜,也体会到了天霖告诉他的那种幸福是什么。

    温柔的吻落在了她的侧脸,他微微勾起了笑容,换上运动服出去了。

    沐清大概是累着了,睡得很熟,连儿子敲门进来了也不知道。

    她睁开眼,就看见儿子好奇地站在床边盯着自己看。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面对儿子纯真的眼神,她感觉自己有些做贼心虚了。

    “妈妈,你醒了?妈妈今天赖床了哦!”

    “嗯,我这就起来了。”可她想,被窝里,自己还光着身子,被儿子看见,总归是有些难为情的。

    “宝贝,你先下楼等着,妈妈洗漱好就来,好不好?”

    “好!”儿子很乖,准备出去,正好撞见了晨练回来的孙逸阳。

    “爸爸!”

    “嗯!今天这么乖,这么早就起来了?”

    “对啊,我还来叫妈妈起床了。”孙逸阳抱了抱孩子,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

    刚刚稍微动了动身体,沐清才发现,全身像被拆散了一样,酸痛不已。

    “乖,你先在楼下等着,一会我和妈妈就下来吃早餐了,好吗?妈妈昨晚累着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小家伙很听话,被爸爸抱过了,很满足就下楼乖乖等着了。

    孙逸阳顺手关上了门,在床边坐了下来。

    “要不,你再睡一会。对不起,怪我不好。”

    他应该再控制一下自己的,不过,有些事,不是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

    沐清摇了摇头:“我没事,哪有那么娇弱,你去洗漱吧!我要起来换衣服了。”

    沐清躲在被窝里,没敢起身。

    孙逸阳笑了:“怎么,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怕什么。”

    沐清白了他一眼,将人推开:“你赶紧去换衣服吧!一会上班要迟到了。”

    孙逸阳见她难为情,也不再逗她,起身往浴室走去,沐清这才松了口气。裹着被子将衣服拿过来,已经是浑身酸涩,不由得佩服某个人的体力。

    为什么他一点事都没有,自己却腰酸背痛的,这也太奇怪了。

    下楼的时候,儿子特别乖巧给沐清倒好了牛奶,早餐也摆好,拉着她坐下吃早饭。

    不过孩子细心地发现,今天的妈妈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妈妈,爸爸的房间晚上有蚊子吗?你怎么被蚊子咬了也不知道。”

    沐清正在喝牛奶,被儿子这话呛得,差点把牛奶喷在了桌上。

    “爸爸,你房间里的蚊子,怎么不是夏天也跑出来,不能再让妈妈被蚊子咬了。”

    沐清很是尴尬,拉了拉自己的衣领,这才勉强盖住了脖子上的痕迹,一张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儿子解释。

    孙逸阳抽了抽嘴角,发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好,你先吃饭,晚上我会记得熏房间的。”

    “嗯!妈妈,我把鸡蛋给你吃吧!爸爸说,你昨天晚上累着了,你累着了,要多吃鸡蛋补回来。”

    佣人听得清清楚楚,连看着沐清的眼神都变得暧昧了。

    沐清很是尴尬,白了孙逸阳一眼,他这么和孩子说,可别人听着,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觉得,自己的形象大概就此毁了。

    吃完早饭,孙逸阳开车和沐清一起去送孩子上学,又将人送去公司,这才去上班。

    沐清站在那,目送着他的车走远了,还有些恍恍惚惚,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样。

    她这算不算,终是等到了自己的幸福,她也不曾想,高高在上的他,能真的喜欢上自己。

    她笑着,那是她的丈夫,那般优秀。

    所以,今后自己要更加努力,这样才配和他站在一起。

    沐清庆幸着,他们之间没什么磨难,一直以来,都这般平安度过着。当她知道,晓月和云天霖之间所经历的故事后,只是听着,她读觉得心碎。

    她是一个母亲,知道眼睁睁看着孩子离去,心里会有多痛。

    她很坚强,不是自己能够相比的。云家那么复杂的情况,她都要去面对,还能做到游刃有余,没有点能力,那是不可能办到的。

    她看着云家慢慢变好,云伯父也回心转意,追回了伯母,云少原谅了自己的父亲。

    她听说,姑苏家和云家在一起,拍了全家福,她想,那肯定是个幸福的画面。

    而如今,她也有了逸阳的第二个孩子,最高兴的,自然是孙家长辈,在一家人守岁的时候,她和孙逸阳的婚礼,也被提了出来。

    “沐清现在又怀孕了,趁着现在月份小,你们赶紧把婚礼办了。日子都选好了,就在年后,三月十六,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我们还能让宇凡当小花童。”

    儿子听说,爸爸妈妈要举行婚礼,高兴得不行。

    本来,他们的婚礼按照长辈们的意思,是弄得隆重一些比较好,毕竟他们也是世家。只是,孙媛不喜欢那些虚伪的祝福,沐清也说,场面太大,大家都辛苦。

    她孤身一人,并没有什么亲戚,唯一有的好友,也就是晓月她们。她还怀着孩子,不能太累。于是,婚礼定下来,就是单纯的西式婚礼。

    沐清没有什么要求,孙媛却在帮忙张罗着,别人有的,沐清自然都有,说是没有宴请太多人,可婚礼举行时,也是一番轰动全城的场面,毕竟,这可是市长大人结婚。

    神圣的教堂里,最亲近的人都聚在一起,看着沐清手捧着鲜花,被白锦辉牵着走了进来。

    本来,这个时候是应该由沐清的父亲牵着走进教堂,交到新郎手里的。可她没有父亲,于是,就让白锦辉当女方这边的长辈、

    “沐清小姐,你可愿意嫁给孙逸阳先生,无论生老病死,富贵还是贫穷,你都会爱他,照顾他,直到永远?”

    “我愿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