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宠妻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把她带下去关起来!”

    府里发生了什么,在昭文居,谢衡不会不知道的,但素心斋靠最北,一瞬间发生的事,若没有人通风报信,谢衡也不会赶来得这般及时。

    程娇看到谢衡站在月门边上,大热天的,脸色却比站在柳树下的丫头们还要阴……

    谢衡说了这一句,一撩袍子,下了石阶进了院子。他一路走来,表情极为凝重,一步一步,沉重地直入人心。

    见他身后的元月跟着一道走来,程娇瞬间就明白了谢衡缘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不动声色地扫了眼今宵,果然见她少却了一丝方才的惊慌失措。

    是她去求元月搬救兵了?

    元月低着头跟在身后,全然不知她的出现,已经令满院子的丫头都瞧得目不转睛……可不就是好大的一出戏?!

    谢衡直至走到程娇身旁,足下一顿,就和她站到了一处,冷声道:“做错了还不思悔改,来素心斋撒野,我谢府没有这样的规矩!都聋子吗?还不把她带下去!”他背着手,眼神是一片的森然。

    这时,满院子人才仿佛一梦惊醒。

    “老爷……”今宵仍跪在地上,哽咽着,楚楚可怜之姿,此刻因谢衡这话,神情一片怔愣,仿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直到两个粗壮的仆妇上前来抓她,立时反应过来,作要挣扎,可一对上老爷的眼神,她就被这当中的冷锥刺穿……

    直到把人带下去关押起来,元月才大梦初醒似得对着程娇见礼:“夫人。”

    这会儿,程娇却没理她,看向谢衡道:“我去同娘说一声。”毕竟是在素心斋,吵吵闹闹地也不像话。

    纵然她有心好好教训一顿今宵,却不能在这个院子里打打杀杀。谢衡也出于这方面考量,一来便让人把她带下去关起来了。

    谢衡点头,和她同去。

    见老爷和夫人都进了屋子,丫头们才作鸟兽散,只是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此时,众人才发现,那元月仍茕茕孑立地站在院中……

    待晚些,程娇随谢衡一同从素心斋出来后,吩咐玉梅两句,见她带着元月下去了,这才随谢衡回了东院。

    两人身旁都没跟了丫头,一路从游廊走去,因刚入夜,天暗压压的,游廊上的羊角灯灯影摇曳,程娇见谢衡始终不发一语,偷觑了眼他神色,就大着胆子挽上了他手臂:“还在生气?别这样,你脸黑得我都不敢看,吓都吓死了!”

    “你会这么胆小?”谢衡面上松散了些,显然是被她这话给闹的。

    “你不晓得,你来素心斋的时候,把我唬了好大一跳……”她说了这些个,谢衡却不再说了。

    直到进了东院,回到屋子里,见玉枝燃了烛火便带门出去,谢衡仿佛才想起要说什么来:“得了空,叫人牙子把今宵发卖了吧。”

    封建自古阶级观念就极为严重,除贵籍和士农工商这些良籍外,贱籍比比皆是,奴仆的户籍甚至于要打和另册的,所以为奴为婢的便都入了奴籍,主人家随意打发、发卖,都是常有的事。

    可今宵这个年纪,长得又是这般如花似玉,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能有什么好去处?

    程娇知道谢衡这会儿已经不再顾念情分了,即便是她,被今宵呛了几回,心底也是厌她的,但真叫她悔人一生,她又实在有些不忍心。

    谢衡等了半日也没等到她说话,褪了衣衫挂到木施上,就搂着人坐到罗汉榻上了:“魂不守舍的,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谢衡早已气消了,说话间,仍是温润,便是将人揽在怀里,手上的力道也温柔得不得了。

    程娇摇头,顺势将脸靠在他胸前偎着他。

    见她此刻恹恹的模样,谢衡为她理了理散落在面靥上的鬓发,清清凉凉的指尖划过她带着温热的面颊:“近日事多,我看不如我带你出去散散?正好明日我得空,我会同娘说一声。”

    你哪是明日得空?根本就是每日都空闲好吗!

    程娇听后,仍是又惊又喜地抬头,对上谢衡一双含笑的眸,一时也早忘了烦心的事,顿时浑身舒朗起来:“太好了,我都没有正经地出过门,每日待在屋子里,闷都闷死了!”

    除了上回大佛寺一行,她几乎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去素心斋陪婆婆吃饭,已经是她在府中去的最远的地方了。

    谢衡含笑地听着,手从她面颊一路抚摸,察觉到她颈间湿漉漉的密汗,顺手给她解了解衣襟,现了里边嫣红的小衣,喉结微动,贴着她的脸道:“郡里刚开了间茶坊,环境清幽,还有明日集市,顺道带你逛逛。”

    话落,他的手已经伸了进去,清凉的手指游弋,带了湿漉漉的香汗来,喉间嗌出来的声音又低沉了许多:“今日,你在素心斋的时候,叫我什么?”

    “郎君?”

    谢衡低低一笑:“不是该叫我‘阿衡哥哥’吗?”这会儿,她刚得了些许凉快,谢衡自己却浑身热上了。

    程娇早就被他揽住不得动弹了,浑身一软,娇喘连连的同时,还不忘讨价还价:“听、听说还有夜市……”剩下的话,一并被他吞入腹中。

    两人厮混到临近子时,才叫了水匆匆沐浴一番,直到翌日质明,各自梳洗。

    程娇一边坐梳妆台边上,由着玉枝梳妆,一面从铜镜里偷觑谢衡,直到谢衡扭头,对上铜镜里边的流盼清眸,哑然失笑:“昨夜的话统统算数。”

    她可不就是怕他昨天是拿话哄她就范的嘛?到了早上起床,越想越得可能性极大,不免就有些患得患失,现下听了,顿时眉开眼笑地抚掌道:“我就知道郎君一诺千金!”

    玉梅玉枝见了,纷纷低头掩笑。

    两人好一番拾掇,待将出行,已是日上三竿了。程娇吩咐玉梅不必备上午膳、晚膳,转头就对着谢衡娇笑。

    这是明说了要待到夜市的,谢衡禁不住在她腰间揉捏,便也由得她了。这么些日子不过就出得这一趟来,且尽兴些罢。

    两人走到角门处,谢大谢二早就雇好了轿辇,是一顶四人小轿,比二人轿稍大一些,先后入了内,不大一会儿,就听轿帘外一声“起轿”,轿辇便稳稳地被抬了起来。

    程娇一时被吓了一跳,这还当真是她头一回乘轿子,本能地伸手扶了身旁的轿身,这才记起古代没有安全带。

    谢衡也没说话,将她双手一拉,就捏在手心里。这般无声地宽慰,倒一时令程娇安下心来。

    抬轿子的脚行得快,从谢府角门外出了巷子,行到闹市区也不过一刻多些时候,轿子一歇,谢衡率先掀了轿帘出去,尔后又扶着程娇出来。

    会稽这里距钱塘极近,自古江南这一带都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如同诗词中的意境,又如画中的美景。

    谢府住东区,距东区的市集喧嚣且有序,瓦舍繁富,沿街多有饮食、货药、探博、卖字画、问卦,人群来往摩肩擦踵,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一片热闹之象。

    程娇只看一眼,脸上漾起笑来,容色潋滟,说不出得好看,谢衡不动声色地挡了行近路人的探视。

    他们这一对,男才女貌长得极好,两人衣着虽已是轻便,打眼一看却知道不凡,何况谢衡身量颇高,人群一站就已是鹤立鸡群,所以一行包括谢大谢二一共四人,引得沿街一路张望。

    这个时代倒没有明清时期对女子那么约束,程娇还看到有妇人和姑娘随家人一起沿街叫卖,卖吃食、胭脂水粉、饰品绢花的都有。

    程娇倒想多看一眼,只谢衡已经带着她熟门熟路地进了一处彩楼旁的木梯直接从外梯入了二层,跑堂的出来一看谢衡,道了声福,就领着二人进了包厢房。

    今日集市,热闹非凡,人定然许多,谢衡早就叫谢大安排了吃茶、用膳一路的包厢,除了因为携带女眷的缘故,他自己也不爱聚众,更喜清净。

    “这里临窗,正是最热闹的中心,你想买什么直叫谢大谢二跑腿就好。”谢衡一落座,推开木窗棂,一时喧嚣吆喝不绝于耳,车水马龙的,什么声音什么话都有。

    “不是自己去逛,有什么乐趣!”程娇嗔道。

    她还当是带她出来逛街呢,顺道可以沿街一路相看,谁知道竟是这个样子,想买什么叫人跑腿,她又有什么乐趣。

    谢衡看她噘起了嘴,就哄道:“这会儿早市未散,龙蛇混杂,我才不让你去,待会儿用顿午膳,我再陪你好好逛逛。”

    程娇这才勾着唇笑:“那可说好了,不许耍赖皮!”

    谢衡看着她笑便也跟着笑,忽觉一道视线,跟着回视过去,沿街拐角的小石桥上雄姿英发的青年郎君,一双眸子寒星四射。因着坐在茶坊二层处,谢衡一目就扫到对方。

    “怎么了?你认识那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