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宠妻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屋子里,精致雕花的窗棂射入点点阳光,照在窗边花梨书案上,案上累了几笔名帖,砚台、笔搁、笔架摆放有序,一列干干净净,端肃得就如同外人瞧着谢衡的感觉一样。

    程娇直接将托盘搁到外间的角桌上,自己拂了拂衣袖就直接走向书案,见谢衡低头伏笔书写,也不打扰,搬了张鼓凳就坐到了书案的另一边。

    不大一会儿,谢衡收了笔,侧首就看到她托着腮,靠着案上看他书写,轻轻笑了笑:“怎的进来也不说话?”

    见他顺势将笔置到笔搁上,程娇探头就瞧了瞧他谢的满满的一页纸,竟是通篇的策论,幸而刚才没有打断他:“等你手上忙完,才有空理我呢,贸然打断了你,恐要落个心生埋怨了。”

    谢衡起身绕到她身旁,见她也跟着起身,将人揽到了怀里:“我才不会怨你。”

    两个一并坐在南窗棂下,程娇在书房里打量一圈,才将视线又扫到谢衡的身上:“你一个待在屋子里倒也不嫌闷,怎么不让今宵或是元月进来服侍?”书房倒没什么变化,纤尘不染得一看就没什么人的气息,更没有脂粉气了。

    她来时遇上今宵,微微凑近些,还闻到她身上的梨花香味呢!

    谢衡果然洁身自好得有些令人发指……程娇面靥上笑得越发开怀起来。

    “那你还不醋?”谢衡叹了句,忽然一顿,鼻尖一嗅,跟着视线就挪到了角桌上的瓷盅,面带苦色道:“又是补汤?竟还劳烦娘子亲自送的这一趟!”

    钟老夫人抱孙心切,给他们俩个送些汤汤水水的已成了例行公事了。

    程娇这会儿也不嫌热了,伸手就抓着谢衡的手把玩:“我是正巧碰上了,就顺道给你送进来。”

    昭文居这间书房,整个儿都掩在翠竹阴影下,原本就是冬暖夏凉的屋子,比起东院可要凉快多了,即便屋子里也没摆上冰盆,倒也不会热得出汗。

    程娇又看向谢衡,见他眉眼开始荡漾了,就忽然话锋一转:“我来这儿是有事同你商量的!”

    “什么事还要你巴巴地送上门来?”谢衡手上一使力,就把人拉到身上来,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低声道,下一瞬,眼眸微抬,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是因为住在杏园的表妹?”

    “娘说,妙彤表妹身上落了个碗大的疤痕,恐怕婚事难以顺遂,让我遣媒婆上门问问。可是我却不明白,即便在润州,也不是就少了媒婆相问,冯舅娘怎么就带着她来了会稽?”

    程娇昨日问了钟老夫人才知道,钟妙彤幼年的时候,她爹身边一个妾室许是怨毒了冯舅娘,为了报复解一时的畅快,直接拿一壶滚烫的茶水泼到了她身上。虽然年数久了,疤痕却未能消退,且坏在,疤痕位置还在胸口……

    这可是破了相的!

    谢衡并不知道她们来会稽郡的原由,也不曾有什么兴趣查问,也就更不会料到她们是为了种妙彤的终身大事来跟钟老夫人讨主意来了。这还是他第一回听程娇说起。

    “她在润州定是都问过了,许是寻不上满意的亲事吧,高了攀不上,低了又不愿。”他猜测道,顺口便同她道:“你去问媒婆,结果都是一样,除非她赔上丰厚嫁妆,不然我看这事玄。”

    他这样子,说的好像事不关己,可却叫程娇愁上了心头。

    人家这都明摆着嫁不出去了,愣是待在谢府不走了,不就是赖上?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不能好好打发她们,难道真叫谢衡收了她?

    程娇的眉头都快跟着打结了,谢衡瞧个稀奇,托着她下巴凑上去亲了亲:“怎么为她这般上心?不知道的还道是你表妹呢。”

    谢衡也就同钟妙彤幼时见过两回,印象都不深,何况后来外祖、舅舅相继过逝,润州来去又不有些不便,是日久了,就少了来往。除却名义上还连着亲,实则少有关联了。

    “谁为她上心了?”程娇横了他一眼,抓着他摹挲在她腮边的手老老实实地挪下来,就横了他一眼:“我是怕,万一为她寻不到好人家,冯舅娘让娘做主纳了你表妹,如何是好啊?”

    她睨着他,看着他面上细微的变化。

    谢衡点头,既然又摇头,唇角微微泛起笑来:“你放心,她才看不上我,你道他为何突然来而了会稽郡?指不定是听说大哥升了官,不然,早些年柳氏没了以后她们就该上门了。”

    程娇陡然被他点醒,怔忪之下,也大松一口气。

    枕边人整日被人觊觎,这种事其实并不美好……这么一想,就从这个润州来的表妹,反射到了进书房前遇到的今宵来。

    这个丫头距离谢衡实在太近了,她但凡见了,一回比一回还不顺眼,早就想着把她打发出去,可又不能明目张胆地漏了痕迹……

    程娇想到玉梅遣了莺歌儿去杏园的事,不由地心情变得开始好起来,主动搂上了谢衡的颈间:“我慢慢再为妙彤表妹相看,大不了,看在自家亲戚的份上,我们也为她出一份力,倒是杏园如今就一个婆子和丫头,哪里顾得过来。东院已经出了个丫头,其他地方又腾不开手,我看,反正你也不让人进来服侍,就先匀我个丫头去杏园打打下手?”

    这个还是有依据的,谢府统共不过就这么几块地儿,每个院子的丫头婆子各司其职,程娇住的东院走了个打扫的丫头,再寻个出来就要乱了序了,钟老夫人院里的人又不好随意乱动。叫人牙子买两个丫头使,没几日也下不来,又是叫进府里服侍的,自然要慢慢地挑,她这临时租用个丫头就师出有名了。

    谢衡如今都住回东院了,书房这里不过作读书之用,洒扫的小厮自然不能进后宅内院服侍人家姑娘家,今宵和元月两个丫头倒显得空闲了。要换成别的人家,书房伺候的丫头还作通房之用,自然不能叫旁人拿去挪用了,但偏偏谢衡不过拿她二人当寻常丫头罢了。

    只要谢衡自己都不在意,程娇有什么好顾虑的?

    果然,谢衡听了也不作他想,点头同意了。

    又磨蹭了会儿,程娇才出了书房,果然见今宵一脸的本分,风风韵韵站在廊下,候在门房外。

    程娇这会儿看着今宵便露了个愉快的笑来,瞧得今宵忍不住就有些瑟瑟的。

    “刚才你老爷点头让你先去杏园服侍,表姑娘初来乍到,身边还缺个贴心的人,你待会儿自己整理整理,直接去杏园吧。”程娇说完,让一同候在门房外的玉梅随今宵同去。名为帮着,实也是替她盯着罢了。

    今宵低着头听后,愣了半晌,再猛然抬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木愣愣的样子,瞧着当真惹人怜惜……

    这些暂且不表,待到申时,玉梅憋了一肚子气回来,见了程娇,就噘上嘴巴了。

    程娇这会儿刚从西侧间出来,依靠交椅上小憩,看到玉梅难得作那撒娇样儿,不由地好笑:“这是怎么了,谁惹得我们玉梅姑娘生了这么大的气呀?”

    她也不过是逗逗玉梅,倒是玉梅听了,脸色微微变了变,见程娇浑没当回事,这才安下心,转而愤愤道:“夫人,那个今宵也忒不像个样子!你前儿一走,她后脚就抹着眼泪扑到书房里头去了!”

    这……程娇倒也料到了,她就是很想知道谢衡是个什么反应。

    “嗯,然后呢?”

    玉梅脸上挂了哂笑:“她还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老爷哪肯理她,当场就黑了脸,让她滚出去了。”

    内宅向来都是妇人说了算,男子一般很少插手理会。

    谢衡寻常用不到这些丫鬟,即便常在跟前,哪里有谢大谢二那般得用?要是今日,程娇不给个缘由就将今宵和元月乱棒打死,那谢衡就该有话说了,好歹在身边服侍了几年,就是阿毛阿狗也有两份情谊了,何况还是活生生的人。可程娇不过借用她们一段时日……这,本就是做丫鬟的本分!

    综合上述,谢衡会有那反应,也不足为奇。

    程娇听了一耳朵,点了点玉梅的脑袋:“你也着实刻薄了些,贸然叫她换个环境,心里难免会有些抵触,好了,我们去素心斋。”该陪婆婆用膳了……

    玉梅心里早就大出了一口气了,再在程娇面前一说,心里又舒坦几分,被她笑骂两句也笑嘻嘻地应承了,还顺道又卖了一回乖:“谁让她这般不长眼,得让她知道好歹!”

    “那她知道好歹了吗?”

    “后来呀,哭哭啼啼地,还不是照样得去杏园……”

    主仆俩说着说着,就到了素心斋。

    程娇进了屋子,不无意外地看到钟妙彤也在。

    自从冯舅娘这对母子前日进了谢府,钟妙彤若有如无地讨好起钟老夫人,但凡程娇来的时候,都是瞧见她也在的。

    且,今日做得更近了,就在钟老夫人做得矮榻边上的杌子上。

    “娘。”程娇进了屋子,脆声地唤道,又看向钟妙彤:“表妹也在呢!”

    这会儿,钟老夫人刚从小佛堂出来,她一出来,就见钟妙彤早就侯在耳房里了,哪里舍得叫个娇怯怯的小美人坐那地方,何况还是自家亲戚,当场就怜惜得不行,已是连连呵斥让她下回直接进屋子来了。

    也就说的这两句话的功夫,程娇已经进了屋来,钟老夫人顺势就同程娇笑骂起来:“娇娇,你也替娘说说你表妹,不必这般早早地候在耳放里等我这老婆子!”

    她虽然这么说着,但眼中倒显然对钟妙彤很亲近了几分。

    程娇顺着她的话,看向钟妙彤,见钟妙彤羞怯地笑了笑:“这是我对姑姑的一片心。”

    “正是,这是表妹的心意。”程娇也这般道,果然看到钟老夫人不再发话,只是眉眼间瞧着越发慈和。

    耳放,不过是煮茶烧水,用来厨房杂物的地方,下人待的,哪里适合正经的小姐等的?但这个时候,程娇心知不能扫婆婆的兴致,就索性闭口不言,省的落不着好。

    钟妙彤显然已经讨得钟老夫人欢心,瞧她把钟老夫人哄得这样高兴,显然是有所求的……

    “对了,还没谢谢表嫂特意叫了丫头送到杏园来服侍呢。”钟妙彤忽如其来的道谢,叫程娇回了神的同时,钟老夫人也跟着疑惑地看向了程娇。

    程娇见两双眼睛都瞧过来,还未经过深思便回道:“本来就是我该安排下来的,如果她们服侍得不尽心,表妹尽管同表嫂说。”

    钟妙彤点头,仍是一脸的饿感激之情:“昨儿那小丫头倒还伶俐,只是没料到今日又遣了个丫头过来。”

    她说到这里,显出几分犹豫,偷偷看了眼钟老夫人,接着面带疑惑地问道:“长得倒挺出挑的,就是端着架子哭哭啼啼的,我瞧着,倒挺可怜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