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宠妻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屋外池荷榴花、高柳新蝉,越近了三伏天,烈日杲杲、暑气熏蒸。

    小刘氏随着左下首落了座,接过茶就灌下一口,刚刚还燥得耳热眼花,越坐堂屋里就越凉快,往几人边上的鼓凳上瞥了一眼,积釉肥厚的钧窑瓷冰盆里,还冒着丝丝凉气的冰麨……

    乖乖,这日头的冰贵得吓人,非大富大贵的人家,怎么用得起冰盆?

    她贪婪地多瞧了两眼,转头就见程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讪讪地笑道:“看如今娇娇你过得好,姨妈就放心了。来前,我还去看了你娘,她托我给你带句话,家里一切安好,让你勿忧。”

    想到苎萝村程家的人,程娇心下泛起微微暖意。

    当初未嫁人之前,在程家虽不是锦衣玉食的日子,但一家子温馨和乐,这让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程娇很快地融入进去,即便哪怕不嫁到郡里,长长久久地待在苎萝村,即便没有大富大贵也是好的。

    她面色一柔,唇边挂着笑:“就算知道一切都好,心里仍是挂念,还劳姨妈走动了。对了,姨妈此来是为了……”她也非吴下阿蒙,不是凭着小刘氏说上两句话就改观的。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她既然知道拿亲情面上讨巧,程娇也不能就此给她个没脸。

    “唉!我差点儿就忘了正事,这可事关你表妹的终身大事!”小刘氏笑得眼都眯成了缝,扫了一眼李香君就道:“是你表姐夫给撮合的,说的也是郡里的人家,还跟府上有渊源,叫何谒。”

    做人小妾罢了,哪里是什么正经的亲戚,还说什么表姐夫……她可没那样的姐夫!

    不知她话中深浅,程娇只好不动声色地回道:“何谒?我倒是不曾听过,同谢府有何关联?”

    这时,坐另一边频频打量屋子的李香君突然嗤笑一声,惹了小刘氏瞪了眼,哼哼地小声道:“什么破落户也值当说一嘴巴!”

    依着她心思,比着姐姐李艳君这样的才好,富贵逼人,即便做小,也不知比寻常人家好上多少!

    她摸着蝴蝶袖里边,两只手腕上各戴了一只鎏金绞丝手镯,一面想着自己披金戴银的模样,一面想着姐姐屋里头富丽堂皇的摆件,脸微微泛起了红……

    这对儿手镯还是姐夫给的呢!

    这心理话程娇却是不知,她要是知道,指不定就得笑死,可单看她模样,程娇也瞧得出她对这门亲事的不以为然了。

    小刘氏虽然拎不清,但眼色却是有的,不然也不会每回踩着底线打秋风了,这是知道要多了恐怕连亲戚都没得做,就好像她当年同姐姐争那亲事,知道不会有人跟她抢。也就是当年她自己瞎了眼,误把敝履当明珠,竟看上这么个混不吝的!

    她凭借着这点小聪敏,见媒婆给艳君提的是郡太守府做妾,虽也知道,一旦做妾,便是万般皆不能由人了,仍是点了头的,不光让这个闺女日后过上好日子,更是为了让小女儿日后亲事上更加顺遂。

    “这何谒呢,身上也有秀才的功名,只是他自己也常有言说他不是读书的料子,好在家里有些许良田。”小刘氏说到这里,顿了顿,几分犹豫之后,便向程娇打听道:“听说谢府家大业大,管着庄子或是收租这些庶务有没有熟人料理?”

    想当年,她在亲事是吃足了亏,日子过得越来越不如意,过了这么些年,她早就想明白了,什么读书人家、功名利禄,都没有眼前实实在在的东西矜贵!听说那何秀才家有良田,不是哪个随便破落的出身,同谢府还有着关联,不由地动了心。

    “这些都有管事,我也并没有经手,哪里辩得清楚。”程娇若有所觉,知道小刘氏能提出这个来,想必还有后话。

    “这哪能一样呢?不是知根知底的,你们能放心?”小刘氏不赞同道:“何谒我见过了,最实实在在的少年郎君,而且他还念着同府里亲近,本来都是连着亲,何不托他帮着料理?你们一家子亲亲热热的多好。”这话说得仿佛真心为谢府上下考虑似的……

    这回程娇算是明白了,原来前边顾左右而言他地说这么些,到底还是给自家做着打算。就是不知道,这是那个何谒自己的心思,还是小刘氏的打算!

    小刘氏还一脸期待地等着她给个准话,就是李香君也不知何时,收回打量周遭的视线,转而看向程娇。

    她也不立即答话,只托着茶盏,揭起盖子轻轻划着,一时鸦雀无声,直到小刘氏坐不住似地挪了挪臀,就是李香君也嗤笑一声,又转了头去瞧屋外的傍花随柳,才轻轻叹道:“我仔细想了想,姨妈说的自然都是再好不过的,我心里也是极为赞同。”

    说到这里,稍稍一顿,显见得小刘氏露了一脸的喜色,才缓缓地又道:“可是府中事宜却不是由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主持中馈不过月余,就随意这般动底下的人却是不好,不如,待郎君回来,我替你们问问?”

    她到底是想把人轰出去,坏了情分她倒是无所谓,却知道便宜娘舍不得这个妹妹,但人这种东西最是难解,届时万一到处去说她这个侄女不厚道,坏了她名声,就恶心人了。

    在这个人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的社会就是如此,就像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冤屈。少年时期的武植贫穷,受好友黄堂资助,后中进士、出任阳谷县县令,妻子潘金莲是知州千金。后黄堂家中发生火灾,去投奔武植,岂料好酒好菜地招待,却绝口不提帮助,愤而出走,一路加油添醋地散播谣言,便是后来我们听说的五短三粗的五大郎和水性杨花的潘金莲。待黄堂回到家乡,才发现武植已经为其在家乡重新建了房子,原是打算给他一个惊喜。黄堂不想,自己竟是错怪了好人。

    捅个鱼死网破大家都难看,她们舍下脸面巴巴地上门,程娇既然知道小刘氏的底细,又不好直接推了去,毕竟她也没十恶不赦到做不了亲戚的地步,只好同她虚与委蛇起来。尽管先拖着,反正话就撂这了,成与不成可不在她!

    小刘氏听后,倒也不急,定了定神就笑道:“如此也好,也不知道姑爷什么时候来,我们坐会儿等等罢。对了,来府上还没同老夫人问安呢。”

    瞧这阵仗,竟是要等谢衡了?

    “不必了,老夫人喜静,且现下正在小佛堂里。”程娇心里颇有几分不喜,正想着打发了她们去,眼眸微转,瞧见李香君正瞧着架在内室隔断的红酸枝缂丝织绣屏风,忽然又有了主意,清了清嗓,脆声道:“香君妹妹如今可算好了,艳君姐姐寻了好人家,想是金银首饰样样不缺,怪不得香君妹妹身上也多了好些我都不曾见过的新鲜款式呢。”

    她瞧着李香君发髻上的两枚七宝银镏金步摇,水袖遮面地笑了笑,意有所指。

    李香君惊讶地回神,面上随即闪过了一丝不自然。她既有些得意于姐姐入了郡太守府,又因姐姐做人妾侍,一应分例都是有数,且嫁妆不丰,她去姐姐的屋子,瞧着样样都是精致贵重,却都是拟在单子上的,没有私产,便极度失望。

    随着程娇的视线,她不由地摸了摸发髻上的簪子,想起姐夫带笑的眉眼,毫不在意地送出金簪的大方模样,脸上就有些发烫,跟着就回道:“姐姐夫家自然都是好的。”她没说的是,离开谢府后,还得上郡太守府去看李艳君。

    李香君爱抢人首饰的毛病,程娇可记得一清二楚,见她这神色,只当她从李艳君讨了许多好处来,也不以为意,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同李香君道:“对了,我前儿得了几样饰物,有一对金坠子挺配香君妹妹的发簪。我这儿也没别的好物件,就送给妹妹做个念想吧。”

    程娇边说边看着李香君一时晶亮的眼神,看了眼小刘氏:“姨妈暂且坐坐,香君妹妹随我进屋去挑一挑吧。”最后那句是对李香君说的。

    两人自然没有不愿意的,李香君便起了身,尾随程娇绕过屏风进了屋子。

    乘着李香君打量的功夫,程娇已经从檀木妆奁里淘了耳环出来,侧头对着李香君眼开眉展地道:“找到了!香君妹妹快戴上给姐姐瞧瞧。”

    李香君回过头,见了程娇手上的耳坠子,一对累丝宫灯鎏金耳环,下坠了小小的金莲花,做工精致又华丽非常,一看便喜欢上了,在程娇身旁的酸枝木椅上一落座,对着铜镜就戴了起来。

    程娇边看便口中赞叹:“还是香君妹妹戴着好看。”那欣羡的模样,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谢谢表姐了。”李香君还从没见过这样漂亮的耳坠,且还分量十足,做工精巧,心中喜欢,便难得地给了她一个好脸。

    “喜欢就好。”程娇见她戴了耳坠子,对着铜镜左右照着,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跟着道:“香君妹妹长得这样好,戴什么都是好看的,尤其戴这种金饰……”

    她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果然见李香君嘴角微翘,一脸深以为然的自得,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就是日后嫁去给那个何秀才,没有了金饰玉材,其他发簪首饰戴着也定是好看的……嗳,瞧我说的什么胡话!”

    程娇越说,李香君脸色越难看,到了后边,直接就黑下脸去,将面前的铜镜压着梳妆抬一盖,起身转头就走了出去,连哼都未哼一声。

    早就看出她不喜这门婚事了,正好,程娇也不想同她们有更深的牵扯!从前是娘家亲戚,她不好拂开脸面,日后万一同谢府也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再天天求到谢府来,她岂非推脱不开了?

    程娇一脸毫无愧疚地压了压水袖的褶子,也跟着绕过屏风走出去。

    小刘氏正一脸探究地看着闺女黑着脸出来,心中不解,问了闺女几句,见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又看到程娇面色如常地出来,只当是李香君又闹了性子,便不再多问。

    看日头,转眼快到正午了,程娇问侧头问了玉梅:“郎君可有说过回东院用膳?”

    玉梅恭敬答道:“未曾,婢子这就去昭文居问问。”

    程娇点头,又看向小刘氏:“姨妈远道而来,还是留下用了午膳再走吧?”

    她其实也有送客的意思,都说用了午饭请她回去了,寻常人家哪里还好意思多留?

    “这、这哪里使得?”

    也正好,小刘氏和李香君想起当日程娇回门,谢家姑爷那斯文的样子,用膳的规整礼仪,就有些打退堂鼓了,尤其在见到玉梅去而复返之后,说姑爷来东院用膳,心底暗忖,在谢府,用膳规矩许是更多,她就是不想露怯,也怕让人看轻了,还不如去郡太守府,在自家闺女屋子吃呢!

    想到这,小刘氏就有了几分犹豫,毕竟她来谢府是有要紧事的,事关她闺女和未来女婿的事,眼见是要见到这谢二老爷了,是怎么都不舍得离去。

    李香君却是不同,于这婚事本就是不满的,此刻说要用膳,便有些不依了,看着小刘氏噘嘴道:“娘,这个时辰,姐姐都该等急了!”

    不过是一顿饭,竟叫这对母女避如蛇蝎,程娇一时无语……她方才还想着措辞,怎么将这两人送回去呢,岂料李香君自己倒是提出要走。

    程娇微微一愣,随即也急道:“原来姨妈和香君妹妹还要去看艳君姐姐?那可要早些去了!我听说郡太守府的大夫人极重规矩,过午不见客……都怪我,没有早些问问,耽误了姨妈和香君妹妹的时间!”

    小刘氏也听得一慌:“郡太守府有这样的规矩?怎么往常不曾听说。”

    程娇心底一喜,她才不会同她说她是瞎编的呢,反正先把人弄走了再说,到时问起,只推脱是听岔了,她们也没办法!这一去,至少短时日她们也没好意思再上门了,正好方便她打听那个何谒的事!

    “娘!还是快走罢,否则该耽误了!”

    “香君妹妹说的是,我让人送你们出去,雇上马车也好快些到江府。”见她们心焦,程娇掩下心思,让玉梅包了二十两银子,目送着玉梅领着母女俩出去。

    还有银子拿,小刘氏再没有犹豫了,寻思着还有的是机会,也就点头同意先行回去了。

    刚将人送出二重门,谢衡转眼也到了东院。

    “怎么在这站着?”谢衡上前,拥着人往屋子里走,越走越觉得凉快,将冰盆果然置在边上,心下微安的同时,伸手在她额头、颈间平碰了碰,见细微的密汗,顺手揩了去。

    “刚将姨妈她们送走。”程娇不耐烦热,被这样拥着就更热了,身子就扭捏着把他往外推开:“你来得正好,这里该摆膳了,我昨儿就吩咐下去,让她们准备你爱喝的冰儿镇的酸梅汤。”

    他爱吃些甜的酸的,程娇只爱甜的,夏日用的冰镇西瓜多,酸梅汤却不常用。

    谢衡见她离了怀中,倒也不恼,跟在身后进了小厅,见玉梅整设肴馔,就吩咐还杵在门边的玉枝去将冰盆抬进来,然后就紧挨着程娇坐一块儿。

    程娇眉头微攒,谢衡这人天生就跟一团火似的,一挨近她就热得冒汗,刚想把花梨木椅挪一挪,却见他不知何时握了团扇,徐徐给她扇着风。

    这时代自然没什么电风扇,但近处摆了冰盆,再有人给扇风,立时就凉快起来了。

    平日里,也就偶尔会叫玉梅给她扇一扇凉,也不常常如此,除非热得受不了,谢衡看到两回,知道她体恤旁人,便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很自觉地给扇起风来了。

    程娇心下一暖,睃了他一眼,唇角已是止不住地翘了起来:“好了,饭菜都上齐了,还扇什么扇。”说着,劈手就去抢他手上的团扇。

    “嗳、嗳……”谢衡边笑边躲,侧身避开,伸长了手让她够不着团扇,再低头去,她已主动扑入了他的怀中,见她只顾着眼前的扇子,浑然未觉两人你挨我我挨你地贴坐着,心底暗笑。

    程娇见怎么都够不到,知道谢衡又在戏她,索性不再同他闹,正要收回手坐回去,却见腰间不知何时给搂个正着,相互偎贴,刚要挪一挪,玉桃儿被人一握,不轻不重地博弄……

    她刚抬头就要嗔道,下一瞬就被他压着唇亲了下来。

    谢衡吃了半刻她口中的蜜水,见她玉颜春红,妩媚忏柔地斜偎着,恨不能一碗水咽将下去,耐不住情动,紧傍着奉承。察觉到她不安地轻晃,知道是真把她热着了,再弄她这就要恼羞成怒了。昨夜还痴缠了她半宿,也没得个爽利,唯恐当夜再被她推脱,只好放人,最后拿舌轻轻扫了一遍,才抵着她额头轻笑:“娇娇真是秀色可餐,便是不看这一桌子膳食,我都已是饥肠辘辘了。”

    程娇脸上犹带微涩,横了他一眼就从他身上起开,坐了回去。一摆脱人,浑身便难以自抑地热了起来,伸手就将他面前的酸梅汤给喝了大半。

    “我看你是色胆包天了!竟这般胡来。”跟着就又是一记白眼,惹得谢衡多瞧了两眼。

    这顿午膳,用得委实要比往常还久一些,在东院服侍的丫头都习惯了,知道没听到里边的吩咐也都不进屋去,直到听到小厅里起身的响动,见老爷和夫人径自路过堂屋,进了内室,这才动身去收拾碗筷。

    各自坐在罗汉塔上,程娇给两人都斟了茶,因着小刘氏特意来的这一回,便问起谢衡:“你可认得你们家亲戚有没有一个叫何谒的?”

    “何谒?他怎么了?”谢衡端了茶盏自在地呷了一口,随口道:“你不提起这个名字,我都快忘了自家亲戚还有这么个人。何谒是我爹一个庶出姐姐的孙子,许久不曾联系了,也就许多年前见过一回。”

    “姨妈今日过来,说起了这件事,是郡太守府上的小公子给牵的线,给何谒和香君妹妹保媒,来府上问问能不能给何谒个差事。”程娇原本就不想理会这件事,说给谢衡听,也不过因为这个何谒是他们谢家的亲戚。

    听谢衡的意思,貌似关系还有点远,并不亲近的样子……

    谢衡一听,茶叶不喝了,微微蹙起了眉:“你是说,江迁给做的媒?”

    之前程娇也未深想,被谢衡一点出,就回过味来了:何谒既然是谢衡自家亲戚,怎么同江迁牵扯上了?

    “姨妈还说,何谒想同谢府亲近,便代他来问问府中可缺管事之类。”这样一想,的确是有些奇怪。

    谢衡又斟酌了一会儿,才道:“自大佛寺偶然遇见江迁,他还折柬过两回,都被我以闭门读书以备科考为由推拒了,这回何谒竟然同他扯上关系,应当不是巧合。罢了,过些日子我们准备直接上京,这阵子先别往外说。”

    程娇点头,拉着他就去散散消食。

    那厢,大中午地赶到了郡太守府上,总算赶在了午膳前,被李艳君安排着,用了顿畅快,才说起先时谢府一行。这一提,好叫小刘氏知道被人给哄了,劈头盖脸地就恨声道:“今儿真是一着不慎,被小丫头片子给骗了过去!”

    李艳君自当不解,拉着娘亲细问。

    娘儿俩直接进了内室说话,李香君跟着听了一耳朵,一边东瞅瞅西看看,既心喜这一件件精致的物什,又可惜不能挪用,看久了徒惹心烦,又见娘同姐姐说得认真,无暇他顾,便独自朝外走去。

    李艳君是江小公子的妾室,独自居在花园子的墙后头,屋子不大,景色倒还尚可,斑驳陆离,令人神醉。

    她边打量边走,行至假山石边上的青石小桥,迎面就撞见衣袂飘飘、身姿翩翩的江迁,一时满面朝霞,娇羞地低声唤道:“姐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