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宠妻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日子便在这种闲暇写字,侍花弄草、或是翻看账本的日子中,转瞬即逝。

    如此方过月余,正值五黄六月,游廊衔接的池子里,水芙蓉都冒了尖,几只蜻蜓低低盘旋后,立在了荷花上头。

    气候越发闷热了,过午之后,天色一变,斜风细雨地洒落起来。

    程娇指着账册厨房这一块,半晌都没翻动过,直到此时听见风声,抬头见雨水随着半阖的窗棂飘洒进来,起身将窗一阖,再坐会案前,叹了声气。

    她前两日就发现厨房的问题了,只是听说那儿的管事还同老夫人跟前的吴妈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此事先搁一搁,待她细细查证后再做定论。

    起身揉了揉肩,走出了西侧间,正逢玉梅端着绿豆银耳汤进来,随口问道:“老爷去哪了?”

    自从崔申过府之后,谢衡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乎足不出户地,最多只有东院和昭文居两边走。

    “大老爷来信了,这会儿在素心斋同老夫人说话呢。”玉梅边答边搯起了甜汤。

    “今日又是这汤?大夏天的腻都腻死人了。”程娇瞅了一眼,就嫌弃道。

    玉梅无法,只得可怜兮兮地瞧着她:“这是老夫人吩咐下来的。”

    自打谢衡住到东院起,钟老夫人越发关心起程娇的身子来,这种汤汤水水什么的还能当个甜食零嘴,可怜谢衡终日对着牛鞭、羊鞭蹙眉……

    程娇按住她的手,摇头道:“我也去素心斋,你还是把汤收一收,同丫头们分了罢。”

    说罢,拎了把薄红梅的绸伞,行走到游廊间,到了素心斋的时候,迎面见吴妈妈喜笑颜开地站在廊下发果子。

    吴妈妈打发了丫头,抬头瞧见程娇,脸上笑得褶子都阔了好多条道道:“夫人来啦,老夫人和二老爷正在屋里头呢。”

    点头跟着去,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几回吴妈妈,迈过门槛便听到了婆婆的笑声。

    “娘心情这么好,定是大伯有了好消息!”程娇笑盈盈地看着钟老夫人道,跟着就看向她身旁左下首的谢衡。

    眼意心期,谢衡自然扫向了程娇,看着她身上的衣裳就笑了。

    知道她镇日怕热,纵然屋子里置了小冰盆,走上两步路就要热得气喘了,好在谢衡让人采买了许多香罗纱来,穿着比寻常夏部还凉快些。

    “娇娇可来了,你大伯的信刚到,他呀被圣上点了个正三品的中书令。”钟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恨不能立时扑到祠堂去,同列祖列宗道此好事,到底自持,按捺住了。

    这叫程娇也跟着惊喜了一回,谁都没有料到,谢徵年纪轻轻的,竟成了帝用士人,深受皇恩,怨不得素心斋上下都轻飘飘的了。

    “果然是好事!”程娇也跟着凑趣:“大伯是有抱负的人,这下好了,总算是得偿所愿,日后啊,娘只享荣华,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我这把年纪了,还享什么荣华富贵。”话虽如此,但钟老夫人脸上却是明晃晃地欣喜。

    又说了会儿话,谢衡忽然叹道:“大哥信中让我年前入京,又怕迟则生变,早早地在京城安排好了,让我尽早启程。”

    他早些年便要去京城赶考,可每逢临到末时,总要出几桩事来阻挠,因这,谢徵才有了这番话。

    他说到这个,程娇想起了大嫂曾经说过的话,心思不由地跟着跳脱起来。谢衡上京科考,若是早早地出发,没个半载一年许回不了会稽郡。从前她还没同谢衡有什么情谊,现在好容易月满情浓,就此分居两地,她纵然放得开手,可也不放心京城的纸醉金迷。

    男人,还是该放在眼皮子底下她才放心!

    “阿徵也同我说过了,这事还早,你心里有数就好。”钟老夫人点头道。

    程娇一路心思飘忽,不上不下地吊着,直到回了东院,半日作声不得。

    谢衡一扭身,就瞧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不舍,揽着人坐到了凉榻上,又怕她嫌热,从榻上薄被中掏了绢宫团扇,徐徐地为两人扇了起来:“这是又怎么了?方才在素心斋还瞧着好好的,心里有事?”

    对上他温柔多情的眸子,程娇心里只有抑郁,要是她孤零零的一个待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谢衡出远门,却是不能。可她如今是当家夫人,将钟老夫人一人留下,又一味将府中诸事撂开了手,随他上京,便怎么都说不过去。

    故此一踌躇,颓然间,脸上既犹豫又黯然,既想脱口而出又不知从何说起。

    谢衡料定她心里有事,想来想去想不到旁的去,倒是想起他提及的赶考一事,便试探道:“届时我一人去了京城,你和娘待在会稽郡我却不能放心。”

    他话方落,程娇已是眼前一亮,急急地抓了他衣襟,道:“那你得早作安排才是!”

    好了,这话总算是说到她心坎上了。

    两人正是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的时候,谢衡早就将她里外给摸了个透,焉能猜不到她所想?自无不是地应道:“是、是,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君子重诺,何况谢衡向来一言九鼎。

    程娇听罢,这才转了笑脸,月眉星眼、明眸善睐,看怔了这谦谦君子,低头就哄道:“娇娇花容月貌,我可舍不得留你一人。”

    他情念一动,说出来的总叫人脸红心跳,程娇歪着脸一挡:“嘴巴这么甜?”转头朝屋外喊了声玉梅,横了眼装得正经起来的谢衡,娇笑道:“快去端碗蜜水来给老爷甜甜嘴!”

    一时屋子里情话哝哝、私语歪缠,耳鬓厮磨、春深似海。

    翌日,待用了早膳,玉梅从外边回来,匆匆进了屋子,递给她一份书信。

    程娇颇为意外地接过,还当是打苎萝村的来信,不过料想也是不能,待她拆开一看,才恍然大悟。

    这回,她还真有些出乎意料了。

    来信的是她姨妈小刘氏,说是来郡里探亲,也顺道来看看她,不巧,说得正是今日!

    想必信在路上走了几日,不想竟同她到来的还是同一日……

    对于这个姨妈,她是不抱什么期待的,虽有阵子没见了,可人总归是那人,说她瞧不上吧,可好歹还是自家亲戚。

    这么想着,午膳过后未久,玉梅就从角门引着小刘氏来了,一并来的,还有她闺女李香君。

    倒不是程娇看不起亲戚,只是这个时代讲究一个礼数,小刘氏毕竟不是正经地拜访,论亲戚不仅与程娇隔了一层,同谢府就更远了。

    从大门口两只威武的石狮子,再到一箇粉油大影壁,这一路进来,沿途小桥流水的,葱翠欲滴,穿过杏树林的羊肠小道,一条蜿蜒的抄手游廊,风雅又别致。

    小刘氏心里不无地想着,这个外甥女当真是不得了了,且还是正经的夫人呢!这一大家子,得有多少奴仆啊!

    边想着,边看着引着她走向游廊的丫鬟,长得细眼睛细眉的,娇娇巧巧,那身缃色的百褶如意月裙,黑鸦鸦的鬓发里斜斜插着两支银簪子,袅袅而行,这要是走在外边,保管以为是哪家的小姐!

    小刘氏边走边撞了撞李香君的手肘:“待会儿见了你表姐,千万别再丢人现眼了,好好地同你表姐说话,日后说不得,还得托她照应呢。”

    “不过是举人娘子,娘你想得也太多了!”李香君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道。

    前儿姐姐成亲,她去瞧了那人家,当真是气派,满府金碧辉煌得她到如今还回味着,再比着谢府,当然不能入眼了。

    小刘氏被她说得顿时气结,知道她闺女说不通,甩了她的手,也就不再理这不省心的丫头!大不了待会儿还有她在,不怕真把个气氛闹僵。

    直到到了一方绿林花雾环绕的院落,楼阁台榭尽入眼前,小刘氏暗忖这谢府比想象的还有底子,心里更灼热了几分,恨不能将眼前所及统统搬回家才好,却只得耐下心,压着狂浪念想。

    这时候,程娇早在屋子里恭候大驾,直到熟悉的两道身影跟着玉梅进来,左后瞧了两人,见还是同以往的那样,并无甚变化。

    但是程娇在她们眼里,可真真儿不同了。

    一袭杏红的绣金香罗纱,蹙金水绿纻丝蝴蝶裙,简单绾了个飞天髻,发髻上镶了圆润的南海珍珠,即便不作十分打扮,却掩不住绝丽,已然十分颜色。

    她遥遥地一站,迎着两人浅浅笑开来:“姨妈要来,也不早早地说一声,我好准备准备,给姨妈接风洗尘。”

    小刘氏暗忖,这哪还是那破落村儿出来的,养得却是比千金小姐还要娇贵。

    同小刘氏天差地别,李香君眼睛真是长到了头顶上,进了谢府伊始,看哪哪不顺眼,现瞧了程娇,就愈发不待见了!

    瞧她那方做派,还真当自个儿成了贵妇不成?

    她撇了撇嘴,也不等招呼,随意往交椅上一坐,别说引得程娇和玉梅等人侧目,就是小刘氏也跟着脸色红了红,暗道这个不省心的,转头对着却程娇笑道:“娇娇你别见怪,你这妹妹性子被我养娇了,想是来时走得累了。”

    程娇笑而不语,请了小刘氏落座。

    这二人上门,定是有事!

    着人看茶,程娇也不接话,且看小刘氏准备了什么由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