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套路深,娇妻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章 记者招待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思考了一会儿,在快要下班的时候,她还是主动的来到了叶星儿的办公室。

    叶星儿在准备着晚上要召开记者招待会要说的话,她不会隐瞒任何,会把她对顾凯热烈的感情全部都说给别人听。

    哪怕是被别人看不起又如何呢?她爱的光明正大的,顾凯才是最过分的那个人。

    “星儿,你在准备资料?晚上的记者招待会,我看你还是不要开了,这份报导也不一定是顾凯让人写的啊。”叶忘迟疑的开口。

    叶星儿站了起来,“我不会随便的说是顾凯的做的,我只是想要澄清自己和他的感情经过。”

    “那就好。”叶忘的心里多少有一点底了,可她还是觉得不对劲啊。

    脑子里却怎么都想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过了一会儿之后,叶星儿看叶忘一直都没有走,她问道,“妈?你要跟我一起召开记者招待会吗?”

    叶忘当然是不会缺席的,女儿的事情一直都是自己的事情。

    “好。”

    芳华集团一楼阶梯会议室,b国的记者几乎将阶梯会议室的作为全部都给坐的满满的,人声鼎沸——

    “你们说叶总主动的召开记者招待会是怎么一回事?”

    “还能怎么一回事?现在叶总肯定是被逼急了,她还没有嫁人呢,就传出了这种事情。”

    “也对啊,你们看,就是兴华报社,他现在可变成了b国的红报社了。”

    远处大门口,保镖们整齐的开路,会议室里原先的保镖开始拦着在会议室内走来走去的记者,不让不相干人等进来。!%^*

    紧接着,会议室里的记者们都感受到了一阵紧张的气氛。

    叶星儿和叶忘由着保镖在前面开路,两个人一起走进了阶梯会议室里。

    一瞬间,“喀嚓喀嚓”的闪光灯的声音紧急跟着随他们的身影,一直到了他们坐下来,都还有不断的快门声。

    叶星儿一脸的淡漠,看不出任何的不安。

    她拿起了早就准备好了的话筒,“很感谢各位记者朋友们来参加今天晚上的记者招待会。”(!&^

    “叶总客气了。”

    “是啊,太客气了。”

    记者们都是害怕芳华集团的报复的,大家都不敢说什么。

    但是,记者里面总是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那种自以为叶星儿想要用权势压住正义,以为自己就是正义化身的记者。

    一个穿着白衬衫干净的男人站了起来,他认真的看着叶星儿,“叶总,我想知道你今天召开这个记者招待会到底是要对我们解释什么?你是想要解释你和顾凯先生根本就没有发生关系吗?”

    显然,男人的话让叶星儿不满,她皱起了眉头,冷冷的看着这个记者,转眼却笑了,“我想要解释的是”

    她的视线扫过了所有的记者,记忆好像也回到了自己当初第一次看到顾凯的时候。

    那时候,在酒吧里,她一眼就好像认准了他一样,她霸道的宣誓要让顾凯做她的男人,那是她第一次主动地吻一个男人,即便那个男人冰冷的像是一点都不会被焐热的大冰块。

    他只给了她一个字“滚。”

    眼泪不用任何的言语就自己滑落了下来,叶星儿不动声色的开口,“呵呵大家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哭吧?我爱顾凯,远比你们想象中的爱他,但是他拒绝了我,甚至还把我和他的故事透露给了兴华报社,对于此,我真的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

    “那兴华报社报导的内容都是真的了?”那个记者急忙的问道。

    “不全然都是真的,首先,我没有主动的勾.引顾凯,我知道他的心里一直都有着他的前妻,在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爱我之前,我不会做一个那么没有底线的人。”叶星儿解释道。

    “奇怪,那你们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呢?报导上可是有你们一直都住的酒店的照片,还有顾少买避孕药的照片。”

    “我和他是发生关系了,不过,他把我当作了苏锦焉,才会这么做的。”叶星儿有些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

    当初撕心的画面还是那么的让人心碎,她想到了顾凯跟她说的话,他说对不起,说让她把那晚上的事情给忘了,还说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唇差点咬破了,叶星儿将记忆狠狠的拉回到了现实,看向记者们,接着苦涩的接下了前面的话,“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他把我当作了苏锦焉,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他只是把我当作了苏锦焉的替身,我不会傻傻的去追求他,我叶星儿还不屑于当一个女人的替身。”

    说完了这些话,台下响起了一片的掌声。

    叶星儿知道,今天晚上的这则记者招待会一定会被顾凯看到。

    看到也无所谓了,她本来就不屑于当苏锦焉的替身,所以当时才会毅然的选择离开顾凯。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个大家都在同情着叶星儿的时候。

    兴华报社的一个记者站了起来,“叶总,您离开顾凯先生转身就投入了任毅先生的怀抱,据说您现在和任毅先生分手了,那么当初您是不是脚踏两条船呢?可以给大家一个解释吗?”

    兴华报社的记者问的很犀利。

    叶忘皱起了眉头,对着身边的保镖说了什么。

    叶星儿却开始想着为什么兴华报社的记者也会提到脚踏两条船,果然,就是顾凯指使的他们报社报导这些内容。

    她不客气的开口,“我从未脚踏两条船,麻烦你们报社告诉顾凯,就算是我当初脚踏两条船又如何呢?他从来就没有接受过我,他这条船从来就没有让我坐过,就连当初发生关系,那也是我的第一次?是他占了便宜,我的初吻,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他,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这话说出来,让阶梯会议室里的记者都讶然。

    有的人是在猜测着叶星儿是不是第一次,有些人是在揣摩着叶星儿的话,她怎么会麻烦兴华报社的人转告顾凯呢?难道说?

    大家都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等着兴华报社的人怎么回答。

    兴华报社的人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不敢问下去了,其实他也是接到了上级的命令,不然的话,所有人都不敢问,怎么会就他一个人敢问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